你知道非洲女人的情慾有多強?男人們都怕被強姦...看完這篇你就明白了…

日前媒體報導,由於搭了「好心人」的免費車,辛巴威一名士兵遭到綁架,被關在一座房子裡,慘遭四名非洲女性蹂躪。此後,該士兵被拋棄在深山之中,還被石頭砸傷了腿。辛巴威警方目前仍在追捕作案者。

此案並非個例,其實在非洲小國辛巴威之前就發生過群女甚至男人的案件發生。

14222931254200.jpg

Advertisements

2011年11月29日,索菲·諾克瓦拉、娜塔莎·諾克瓦拉姐妹以及羅斯瑪麗·查克維茲拉走出法庭,她們涉嫌強姦了17名男子,強取他們的精液。其中一名女色魔、26歲的索菲·諾克瓦拉和她的愛車,她們正是藉車作案。

1422293125122.jpg

Advertisements

蘇珊·德利瓦尤最近把車靠邊,準備要載搭便車的一群男性時,驚訝地發現好心卻被拒,因為這幫男人擔心被強姦。

這些男人如此恐懼也是情有可原的。成群結夥的美女在路上順道搭載男性遊客,隨後誘惑脅迫他們發生性關係,用安全套收集精液,類似的報導轟動辛巴威。

「現在,男人害怕女人。他們說:』我們不相信你,不能和你一起走。』」19歲的德利瓦尤敘述。

當地媒體報導,高速公路上,不少男性受害者被麻醉,被槍或刀頂著就範,甚至有人曾受到活蛇的威脅

14222931256260.jpg

Advertisements

警方: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辛巴威警方發言人韋恩·布德茲傑納表示:「我們尚未確定相關桉件的具體數字。這些桉件大多在受害者搭便車及乘坐私人交通工具時發生,因此,我們鼓勵人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142229312563.jpg

Advertisements

這起事件引發的效應深遠,震驚有之,謠言有之,陰謀論也有之。不少男性滿是恐懼。一名26歲的搭便車旅遊者表示「我們當然很恐懼」,同時補充他絕不會搭女司機的便車:「即使她是個老女人,我們也不敢。」

14222931251862.jpg

Advertisements

巫術形式?

當「符咒」 祈求好運

辛巴威傳統治療協會批評:「我們認為,這是巫術的一種形式,所以我們對此表示反對。這真的嚇死人,也確實讓人震驚,因為一般情況下是相反的,通常人們知道的是男人強姦女人,而非女人強姦男人。」一個辛巴威女性權利組織則批評媒體將焦點集中在男性強暴受害者,他們在報紙上登廣告,抗議針對女性的暴力沒有得到相同程度的關注。

14222931261417.jpg

Advertisements

一門生意?

有人操控銷售國內外

讓人疑惑的是為何要對陌生人下手,強製取精。

辛巴威大學社會學家盧帕拉岡達則認為這是一種有利可圖的生意:「這是一個相當大的秘密,顯然,我們知道(它是)被用在宗教儀式上的。」

盧帕拉岡達稱,他早在七年前就驚奇地發現,精子就已成為一種可交易的日用品,他在做博士論文時,街頭青年告訴他,商人們將他們帶到酒店,給他們新衣服,提供酒,然後他們被告知要選擇一個妓女,性交后交出安全套。

「這表明有些大人物操控了一切,他們躲在背後操縱這些女人。」

當地警方稱,另外有線索表明精子還被銷售到辛巴威境外。

14222931269545.jpg

Advertisements

她們有冤?

收死亡威脅稱警方抓錯人

三個被捕的「精子獵人」同時也激起了相當多的關注,引起公眾憤怒情緒。每次她們出庭接受審判,觀眾就會擠爆審判室,其中一人的律師表示,她們收到了死亡威脅。

因為辛巴威法律不承認女子對男子的強姦罪行,最後這三名女子被控17次嚴重非禮罪。但這些女子否認了這些指控,稱她們只是性行業工作者,忙得來不及丟掉避孕套。

14222931261578.jpg

其中兩名女子的律師杜米薩尼·米松本尼抱怨,他的委託人被逮捕5個月後,檢察官還沒提供DNA測試結果或證人證詞,卻「在電視上將(這些女人)當成女性強姦犯示眾」,他認為警方不想讓她們出庭,因為「他們抓錯人了。」

中國男人娶非洲女人做老婆后能滿足她們嗎?

自從「走出去」戰略實施以來,出現了大量的中國男人娶非洲女人的情況。

14222931267979.jpg

拉各斯的市中心。嫁給別墅區的華人男性,是無數奈及利亞女孩的夢想。

有一個從安哥拉回國的中國工程師,他老婆是非洲美女。人很苗條,不是那種大媽胖。皮膚是黑棕色的偏棕。孩子有兩個,大約五六歲左右,是雙胞胎小子。要說長相嘛,對不起,父親基因實在太太強了,除了皮膚稍微黑一點以外,臉很像爸爸。

14222931275016.jpg中國男人娶安哥拉美女的照片。

非洲模里西斯的中非溷血兒。他們的父親是半個世紀前下南洋謀生的廣東台山男人,母親是非洲本地黑人,這是他們回廣東老家參加懇親大會時候拍攝的。大家覺得他們算中國人嗎?或者至少算華人?

14222931279539.jpg

一個來自湖南安化的農民工,跟隨中建五局的建築公司的大軍來到奈及利亞,五年前和一個美麗的非洲黑姑娘生下了這個孩子。後來,公司在項目結束以後就回國了,但是這位農民工卻再也沒有回中國,而是永久定居在了拉各斯海邊。他開了個小小的中國超市來維持生計。

來源: www.taiy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