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曾經惡毒地折磨他,好不容易「有了出息」,在病床上失禁的繼母說了「一句話」竟讓他放棄報復....!!

一位母親,視繼子為「累贅」使盡各種惡毒的「招數」折磨和羞辱他。然而,有朝一日,歷盡磨難的繼子終於在她慘無人道的虐待下有了「出息」。她卻因意外事故摔傷致殘,急需救援。

14458502014089.jpeg

面對曾經不可一世、如今卻了無生氣的繼母,是幸災樂禍,拍手稱快,還是不計前嫌,伸出援助之手?

繼母毫無人性的虐待


1972年,王勇在川西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呱呱墜地。但是,母親卻在他3歲那年因病永遠離開了人世。

沒媽的孩子像根草,幼小的兒子成了遠在某醫院工作的王維忠的—塊心病。王維忠是王家的一根「獨苗」,父母早年過世,工作條件較差的他只好將兒子托給村裡一戶要好的人家照看。

可將兒子一直托給別人照料也不是個事啊!為了讓兒子重新得到母愛。1974年底,王維忠經人牽線搭橋與本村兩年前喪夫的何香玉結為了夫妻。

Advertisements

王維忠渴盼何香玉善待王勇,為兒子撐起一片晴空。誰知,這卻是王維忠一廂情願的想法,已有一兒一女的何香玉心裡根本容不下小王勇,而視其為「拖累」。當王維忠帶著無限牽掛返回重慶後,何香玉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幼年的王勇長得很醜,身上經常生瘡,並且散發出—股臭氣。這令生性喜好幹淨的何香玉「看不順眼」,「難以忍受」。因此,她不準小王勇與一家人同桌吃飯,而是找了幾塊石頭支了一張木板,讓王勇單獨「就餐」。同時,何香玉還不讓王勇與自己親生的孩子同屋睡覺,而是在豬圈旁邊搭了一張床,讓王勇「獨居—室」。

如果僅此而已,那倒還沒什麼,但何香玉並未就此罷手。王勇吃飯吃得慢,何香玉數次打罵「調教」都不見成效,這便惹得她大為惱火,索性「命令」王勇每頓飯只准吃小半碗。這—來,小王勇成天便處於飢餓狀態。有一次,餓得實在不行的王勇趁繼母不在,翻箱例櫃找了半天也沒找見什麼可以填肚子的,只好跑到豬食槽邊抓豬食吃……這一幕恰好被來借農具的鄰居發現了,他趕緊返回家中抓了—大把花生給王勇。但何香玉得知此事後卻大發雷霆:「誰要是嫌我對他(王勇)不好,誰就過來把他領去養。」這一下,弄得鄰居也不敢「可憐」小王勇了。被飢餓所迫,小王勇只好上山做「賊」,去地裡偷玉米、紅薯、番茄等東西吃。起初,「被盜」的人家都要站在山腰上罵一通「賊」,後來有人發現「作案者」竟是成天吃不飽穿不暖的小王勇,從此,地裡丟了東西的村民們便不再站在山坡上罵賊了,善良的人們默許了王勇的「作案」行為。

Advertisements



—次,小王勇趁何香玉出門趕集,便溜出家門去和村裡的小孩玩耍。誰知一玩便玩過了頭,直到天色很晚他才戀戀不捨地往家走。遠遠地,他便從自家的方向聞到一股肉香。小王勇不覺大喜過望,趕緊蹦蹦跳跳進了家門。誰知在廚房裡炒菜的何香玉見王勇回來,卻把臉一沉,彎腰撿起—根粗大的棍子便朝王勇身上一通亂打。「叫你亂跑,我打死你。」何香玉惡狠狠地說。「媽媽,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別打了啊!」小王勇一邊用手護住腦袋,—邊向何香玉求饒。左鄰右舍的人聽到小王勇的哀叫,都紛紛跑過來替他求情,但何香玉卻扯著嗓子說:「我們家的事,用不著你們管。」人們只好又散去了。那一頓打,打斷了棍子,打得王勇頭上開了—個大口子。打完後,何香玉還不解氣,將頭上流著血的王勇推出門外,讓他繼續去「玩」,直到小王勇因失血過多暈倒在地,何香玉才把他拖進屋裡。面對渾身是血的王勇,何香玉僅從灶膛裡摸了—把草灰抹在王勇的傷口上了事……

Advertisements

平心而論,小孩子淘氣調皮,訓兩句打兩下無可非議,但何香玉對王勇總是「出口重」、「下手狠」,但凡看不慣小王勇,罵的開頭—句都是「你這個小畜生」。有一次,小王勇不小心打碎了一口碗,這回,何香玉沒打他也沒罵他,而是擰著王勇的耳朵來到—個泥塘邊上,猛地將他推進去。陷進泥塘的王勇嚇得揮舞著小手直撲騰,弄得稀泥糊滿了全身,何香玉站在岸上解氣地說:「看你這回還長不長記性。」

毫無溫暖可言的家對小王勇失去了吸引力。有一天,他被何香玉一頓沒緣由的打罵之後,流著淚悄悄走出了家門。他躲進了離家兩裡多路的一座大山裡。渴了就喝一口山泉,餓了就吃一口野果,困了倒頭就睡在草叢裡。王勇失蹤之後,何香玉跟沒事似的,該吃還吃,該喝還喝,一點也不著急。最後是村裡的好心人自發去尋找,才把王勇領回了家門。

Advertisements

歷經艱苦的求學路

1978年,在王維忠的強烈要求下,7歲多的王勇被何香玉送到村裡的小學讀書。

然而,流逝的時光並未改變何香玉對王勇的「看法」,相反,她更加厭惡他了。

王勇天資聰穎,可是哪怕是他拿著全班第一名的好成績去向繼母報喜時,繼母也不會給他一個笑臉和一句表揚的話。因為王勇的學習成績總是比何香玉親生兒女的成績好,她心有不甘,多次告誡親生兒女一定要努力學習,「超」過王勇。誰曾想,因成績好的緣故,竟然給小王勇引來了—場大禍。一天,王勇和比他高一年級的哥哥在一張桌上寫作業,寫著寫著,小哥倆就炫耀起了考試成績。王勇得知哥哥前幾天考試得了95分時,不屑地說:「那有啥了不起,我還考了100分呢。」這話讓哥哥臉上掛不住了,他起身把王勇推了個仰面朝天。王勇不甘示弱,爬起來照著哥哥臉上就是一巴掌,哥哥馬上哭哭啼啼找母親告狀去了。正在割豬草的何香玉聞訊後提著—把菜刀出來了,她惡狠狠地對嚇得面如土色的王勇喝問:「是哪隻手打的?」王勇畏畏縮縮地伸出了右手,何香玉揚手就是一刀,王勇本能地縮回右手,但為時已晚,兩個指頭被砍破了一半,鮮血像泉水一樣往外湧,疼得他滿地打滾……

Advertisements

花謝花開中,王勇升入了初中。那時候,村裡還沒通電,照明全靠點煤油燈,但何香玉每月只給王勇半斤煤油照明學習。她不無嘲諷地說:「就憑你那個樣子,還能考上大學?能省點油錢就省點油錢吧。」每個月半斤燈油對酷愛學習的王勇來說是遠遠不夠的,可他又拿不著錢來買煤油。有一次,他聽說附近山上有一種草能入中藥,能賣錢,於是就利用星期天上山去采。夏天的日頭很毒,可王勇卻像感覺不到似的,四處找尋那種草藥。夕陽西下時,他收穫了一大背簍。可是第二天—早醒來,王勇卻發現身上又紅又癢,臉腫得跟蒸熟的饅頭似的,原來那種草藥容易引起人體皮膚過敏。但王勇沒有畏縮,還是經常上山去採草藥賣錢,換回了—壺壺供他照明學習的煤油。可是到了冬天,那種草藥就沒有了,這讓王勇無計可施,生性倔強的他只好厚著臉皮東家求西家要。他不敢將煤油拿回家,怕挨繼母的謾罵和責打,只好把煤油存放在離家不遠的一個隱蔽的山洞裡。最令王勇難以接受的是何香玉不准他每晚學習超過10點。無奈之下,王勇每晚等繼母睡下後,便輕手輕腳地溜出家門,到存放煤油的山洞裡學習,等到淩晨三四點鐘才回到家中。這種學習方式,一直堅持到高中畢業。

Advertisements

王勇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高中,何香玉藉口家庭經濟拮据不讓他上了(其實,那時候他們的家庭條件還是比較寬裕的,王維忠每月都會準時寄錢回來,何香玉在家種地並搞點副業,一般人家是比不上他們家的)。王勇無奈,一下跪在何香玉面前,懇求地說:「媽,你就再送我上學吧,讀書的錢我以後會還你的。」於是,何香玉每次給王勇學費,都讓他打「欠條」,留作「證據」。縣高中離家有30多公里,何香玉要求王勇每個星期天都回家,幫助磨麵粉、編竹器,拿到集市上去換他上學用的零花錢。如果王勇哪個星期有事回不來,何香玉就不會給他零花錢,王勇也就只好吃米湯泡飯,連打口菜湯的錢都沒有,更別說吃肉菜了。每個星期天回家,王勇都不坐汽車,而是步行回家,為的就是省幾毛錢。鑑於繼母的苛刻,王勇不到萬不得已不向她要錢。在課餘時間,他經常偷偷跑去撿垃圾,幫人裝卸貨物等等,維持零用。

Advertisements

坎坷的經歷磨煉了王勇堅毅的性格,他拚命學習,誰知上蒼卻和王勇開了—個天大的玩笑,1993年考大學,他以一分之差落榜了。為了再次跨入校門,也為了保持自尊,他沒有找繼母要錢,而是四處求爺爺告奶奶湊齊了學費。在第二次高考前夕,何香玉沒給王勇一分錢,王勇只好自己烙了lO多個饃饃作為考試期間的食物。蒼天不負有心人,王勇終於以優異的成績被北京一所著名高校錄取了。村裡為此連續放了3場專場電影,以示對本村建國以來考上北京那所高等學府的第一人王勇的慶賀。但何香玉卻沒去分享兒子的喜悅,自個回娘家去了。

離開家門的那一天,懷揣鄉親們湊的學費的王勇沒在送行的人群中發現繼母,但他卻在心底默默地說:「你等著,我還會回來的。」

面對病床上的繼母

在北京學期間,王勇沒有收到繼母隻字片言,他也同樣沒給繼母寫過一封信。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開闊了視野,陶冶了情操,這使王勇發現,原來生活是這麼美好。但他卻始終抹不去繼母在他心底深處留下的陰影,每每想到過去,他的心就隱隱作痛。

四年的大學生活很快結束了。在上班後的王勇並沒有急於回去找繼母討還「公道」,他決意要使自己回村時更「風光」一些,更「耀眼」一些。然而,靠拿幾個死工資是無論如何也達不到心中的目的的。頭腦靈活的王勇於是藉著改革東風,下海弄潮。他走南闖北,販過服裝,倒過電器,最終在建築行業站穩了腳跟。腰包鼓起來之後,他與—位情投意合、溫柔賢慧的姑娘結成了眷屬。這時王勇覺得:回家是時候了!

2001年的一天,王勇開著自己的「桑塔納」轎車風風光光地回到了村裡,引得人們奔走相告:王家的娃兒有出息了。遠遠地,他就看到了自家那破敗的房屋,想到曾經虐待自己的繼母還住在此處,想到自己如今出人頭地,他的心中湧起—陣快意。

然而,繼母並不在家中。有人告訴他,何香玉半個多月前上山打柴,失腳從懸崖上摔下來,摔得不省人事住進了醫院。

晚上,王勇在鄰居家住了下來,鄰居向他講了何香玉的遭遇。其實,何香玉的命也挺苦的,她含辛茹苦地將自己親生的一雙兒女兩次送進高中複習培養成大學生後,原以為能享福了,誰知兒女卻很少回來看她,一年到頭也不給何香玉寄—分錢,零花錢全靠王維忠每月寄來。這次何香玉摔傷,發了幾封電報也沒把兒女催回來。這次她住院全靠王維忠伺候。

聽到此處,王勇神經質般仰天大笑起來,「她也有今天,這是報應,蒼天有眼啊!」

第二天中午,王勇駕車趕到了醫院。

當王勇推開病房門時,只見頭髮花白的繼母腿上裹滿了繃帶.側著身不停地呻吟著。他上前—把掀開何香玉的被子,對她說:「你看看我是誰?」但何香玉根本不能扭轉身子過來看他了。王勇努力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緩緩地說:「我是王勇.我就是那個曾經讓你虐待過的王勇,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們今天又見面了!」……如果不是王維忠打水返回病房拉走王勇,他還會痛痛快快地說出壓在心底許久的話。

王維忠告訴王勇,何香玉摔傷後,已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就連吃飯、上廁所都要人幫忙,家裡為給她治病,已變賣了所有家產,還欠著醫院一大筆錢,但也只能保住何香玉的命,卻不能保住她的腿。王維忠勸他看在自己的份上,不要和—個病人計較了。說著說著,王維忠的眼裡湧出了渾濁的淚花。但王勇卻—言不發地走了,繼母對他造成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

5天後,王勇得知—個令他震驚的消息:何香玉自殺未遂。原來,何香玉被王勇一頓奚落後,感到無臉再活在人世上,她用削蘋果的水果刀割腕自殺,但被護士及時發現,才把她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何香玉的自殺不能不令王勇為之震驚,因為是他的一席話把何香玉逼上絕路的。另外讓他震驚的一條原因是,繼母竟然用死來悔過自己的罪孽,這種悔過的代價實在是太沉重了!

這讓王勇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不原諒何香玉吧,她卻用自殺的方式來尋求解脫和悔過;原諒何香玉吧,又實在不情願,自己奮鬥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出一口氣麼?妻子知道王勇的心思後,勸告他說:「以前她做的那些事確實對不住你,但她好歹養過你一場,況且現在已是病殘之身,你應該去看看她。」

於是,王勇第二次走進了繼母的病房。

病房裡散發出一股刺鼻的臭味。原來,大小便失禁的何香玉將大便拉在了床上。當何香玉看見王勇時,她的眼中掠過一絲惶恐和愧疚,隨即流下了一行渾濁的淚水。那一刻,王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瘦弱憔悴的老婦就是昔日心如蛇蠍的繼母?在王勇默默轉身離去之際,何香玉吃力地對他說:「勇娃,我對不起你啊!」

這句微弱的話語,牢牢地嵌在了王勇的腦海裡,他的心靈受了強烈的震撼:繼母以前雖說沒有善待自己,但她真誠悔過,難道就不能給她一次機會嗎?

思慮再三,王勇最終決定原諒繼母的過錯,讓她安心度過人生晚年。

接下來的日子裡,王勇便和父親輪流服侍何香玉。起初,何香玉說啥也不讓王勇照顧,她無顏面對王勇。但王勇卻真誠地說:「媽,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你不要放心上了。」他耐心細緻地照料何香玉飲食起居,想方設法讓何香玉配合治療。何香玉有時心煩起來不想吃飯,王勇就假裝生氣地對她說:「你不吃飯我也不吃了。」在王勇的「要挾」下,何香玉只好含著熱淚將王勇端來的飯菜接過來……

醫院裡呆久了,何香玉就想到外面呼吸呼吸新鮮空氣,但她卻不能下地行走,繼母的心思被王勇發現後,他便買了輛輪椅,經常推著繼母到醫院外面曬太陽、看熱鬧……

有一天晚上10點多,何香玉無意中說起想吃西瓜,當時天上正下著瓢潑大雨,但王勇沒有半點猶豫,馬上就跑去買西瓜……等他把西瓜買回來時,全身上下被雨水淋透了……

3月10日,王勇從父親口裡得知那天是何香玉的生日,於是給何香玉買回一個大蛋糕。活了大半輩子也沒吃過蛋糕的何香玉面對香噴噴的蛋糕卻怎麼也吃不下去,「勇娃,你跟了我那麼多年,在你生日的時候,我連雞蛋都沒給煮過—個,如今,你卻……」王勇趕緊安慰何香玉說:「那不怪你,當時的條件不同嘛!」

3月l5日,醫院給何香玉下達了催款通知單,限她10天之內交清欠下的3萬多元醫療費,否則,醫院將不予治療。這讓何香玉愁腸百結。王勇得知後,馬上替繼母付清了欠下的醫藥費,並安慰她安心治病,以後的醫藥費,同樣由他掏。面對被自己虐待過的王勇,何香玉再次流下眼淚:「勇娃,如果我死了,來世變牛變馬也要償還欠你的債啊!」